1. 拍照翻译 > 热点新闻 >

东京杀人事件歌曲:岛国杠精杀人事件!

话说,在21世纪,有一种神奇的新新物种,它的名字叫做杠精。

意思就是别人说什么,他们都能挑出刺,别人做什么他们都觉得有问题。

他们身体力行,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“抬杠”中去。

并用行为艺术无声地诉说着网络时代对于“反语言暴力”的深层欠文明诉求。

简言之,杠精=抬杠+戏精

也是不知道是冒犯他们的点太多,还是挑出别人的毛病能让他们产生优越感。面对这种人你说什么都是错,不说什么也是错。

我们老爱说“顺着网线砍过去”,没想到真的有人实施了。

之前有个日本博主开课教应对网络杠精,下课后被杠精杀了...

报道称,冈本显一郎(Kenichiro Okamoto)出生于1976年,41岁,是日本一名网络犯罪专家,同时在日本也是一位有一定知名度的博客作者。

据与冈本显一郎相熟识的人回忆,他在日常生活中是一个很好接触的人,开朗活泼,为人幽默,在网上也喜欢发一些让他觉得“生活真滑稽”的片段。

受害者Kenichiro Okamoto

当时冈本显一郎周日晚在福冈办了一场教其他博主如何与网友互动 ,如何应对网络喷子的讲座。

他在讲座介绍上说:“写博客这么多年,我遇到了许多麻烦,包括争吵、被人指出错漏、对内容的质疑,甚至还有情书、律师函等等。”

讲座大约在晚上7:45结束,15分钟后他去洗手间上厕所。

就在那里 ,他被人杀害,脖子和胸部被刺数刀,随后被送往医院不治身亡。

而据报道称,杀死他的嫌犯就是曾多次骚扰他的网络喷子——松本英光(Hidemitsu Matsumoto)

嫌疑犯Hidemitsu Matsumoto

杀人嫌犯名叫松本英光,42岁,福冈人,无业。

平日里的爱好,便是在一些知名的博客下留言,怼这些“自以为是的大V”。当发言不友善,而被站方封号之后,他还会注册小号继续攻击。

由于经常被封号,所以松本英光并没有固定的id,网友们因为他经常把别人称为“低能”,而称呼他为“低能先生”

松本英光与冈本显一郎交恶已久,两人经常在 hagex 的博客下辩论。

然而由于松本英光这个人往往“为了抬杠而留言”,也就是我们所谓的“杠精行为”,不仅招致了冈本的反感,更让很多冈本显一郎的读者们自发地起来怼这位“低能先生”。

于是,松本英光便觉得,自己在 hagex 这里遭到了集团暴力。

在松本英光用新账号再次发表了一篇攻击性言论后,点此看更多,读者们自发地举报了他,导致他在短短十分钟之后便遭到了封号。

由此怀恨在心的松本英光,误认为冈本显一郎与 hatena 的管理员勾结一气,于是便萌生了“要复仇”的想法。

当时那个讲座便是给了松本英光一个绝好机会。

当天下午16时许,他便携带着准备好的匕首(刃长16.5公分),来到了楼里潜伏。

19:50,冈本显一郎在学习会后,与来访的听众们交流了一会儿,便走出了会议室,准备上个洗手间再去吃饭。

当他走进洗手间后,埋伏在楼梯上的松本英光也跟着他走了进来,反手将厕所的门锁住,随后扑上去用匕首对着毫无防备的冈本显一郎的头部和颈部猛刺。

对冈本显一郎实施完刺杀之后,松本英光打开了厕所的门,用停在门外的自行车夺路而逃。

随后清扫厕所的清洁工发现了冈本显一郎的尸体,通知了警方。

报道称,嫌犯先是骑自行车逃走,但一小时后却到警察局自首。而在自首前,嫌犯疑似在网络上匿名发了一条“现在要去自首,承担责任”的信息。

翻译如下:

老子终于不再是个只会说的键盘侠了。

无论怎么反击,你们也不会停止喷我,跟我辩论,你们就能得到所谓的“正当性”吗。

(反正这种网上的群攻,也不会有任何的正当性)

把我叫做“低能先生”,然后就一边笑着一边举报我,封杀我的人们,这就是我给你们的回答。

你们还会说“早就想到你会这样做”吗?事情变成这样,不就是你们这些在网上认识我的所有人的责任吗?

可别说“我们没想到会变成这样”哦?

基本上是个家里蹲的42岁的我,体力已经耗尽了。

本来想去东京,到 Hatena 公司向他们问个好的,看来不行了。

我的脚扭到了。

不管怎么说,hatena 的管理员们,以前把我当成个键盘侠挺好的

让我发泄一下怨气,这还得感谢你们。

那些举报我的人,这都得拜你们所赐。

我这就准备去附近的派出所自首,承担自己的责任。因为脚扭到了,所以可能得花30分钟吧。

(来自 Hatena 匿名日记,目前原文已经删除。)

据纽约时报援引日媒朝日新闻报道,受害者与嫌犯在现实生活并没有见过面,但嫌犯多次在网上骚扰受害者Okamoto。

而这也是日本第一起,由于网络纠纷而发生的杀人案。

也许很多人都不会认识到这一点:我们永远无法通过争议,来彻底说服他人。

在这个信息飞速流动的时代,马上就有热点紧随其后,待到上一场风波褪去,杠精们活动活动手指,继续开始下一场战斗。

可是网络空间不是法外之地,在这里的一言一行同样受到法律限制,而更重要的是道德准则对自己的约束。

不越界不逾矩,与人为善才是网络的正确打开方式啊。可是在当今急躁的网络环境下,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