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拍照翻译 > 外语天地 >

禹王碑#传说#典故#岳麓山#来历

【禹王碑#传说#典故#岳麓山#来历】:今天小拍助手分享的内容是——岳麓山上的文化典故岳麓山,文化,典故,,,,,小拍将详细内容整理如下: 传说典故:岳麓山的来历
传说典故:岳麓山的来历
提示:

传说典故:岳麓山的来历

岳麓山风景优美,自古闻名。关于它的来历有这么一种传说。圣祖祝融南下传经授道时,南岳还只有回雁一座孤峰。圣祖有七十二个弟子,对这个很不满意,请求圣祖赐南岳一个雄姿,圣祖派弟子们每人领守一座山峰,峰峰与主峰连结。但这山的走向,则要看弟子们下山传经授道的情况即按功劳大小来确定。

七十二个弟子,听了师傅圣祖这么说,心中都很高兴,纷纷准备下山,有的想去传经,有的想去化缘,有的准备帮助建造庙宇。只有排行七十二的最小弟子,不慌不忙,什么也不准备,只是背上包袱,沿湘江水流走,走到哪里,好事做到那里。不管念经、拜佛、祝福、祭祀,还是看病、盖房、修路、写门联,凡是人们要他做的事,他样样都做。一路上留下了好名声。当他走到长沙时,发现有个妖精变成法师,正在运用邪道残害村民。他马上迎战法师,筑起法坛,和法师对讲,揭露他的骗术。法师恼羞成怒,跳入湘江,兴起巨浪,冲向小弟子的法坛。可小弟子的法坛非但不垮,还不断升高,变成一座大山。这大山镇住了风浪,压住了法师,法师一下显出了乌龟精的原形。

原来小弟子行善的事,南岳圣祖早知道了,暗中来帮助他。他又标定了衡山走向,沿着小弟子走过的路,安排了七十二个山峰。那第七十二峰峰顶,就定在小弟子站着的讲坛位置上。它就是今天的岳麓山。小弟子同那法师斗法的讲坛,后来村民们把它保存下来,改成了学堂。至今,人们站在南岳祝融峰顶,传说晚上还能看见岳麓山的灯火哩。

岳麓山上的文化典故
提示:

岳麓山上的文化典故

  岳麓山位于长沙西郊,是南岳衡山72峰之一,南北朝时的《南岳记》就提到:“南岳周围八百里,回雁为首,岳麓为足”,岳麓山由此得名。岳麓山周围有天马、 凤凰、绿蛾、金牛等峰岭拱护,连峦叠峰数十公里,山中石骨巷秀,树木葱郁,如一翡翠玉屏,横丛在湘江两岸,人们称它“碧嶂屏开,秀如琢玉”,有“岳麓之 胜,甲于楚湘”的美誉。所以,自古有无数的文人墨客、达官显要到这里游赏,从而留下了众多的历史古迹与文化故事。到宋代,随着潭州讲学之风的盛行,岳麓山 更是胜友如云,张、朱熹等人经常留连山间,感慨“年华供转徙,眼界得清新”,使岳麓山文化色彩更加浓厚。

  岳麓山云麓峰左侧峰峦上著名 的“禹王碑”是岳麓山古老文化的象征,是宋代摹刻至此的。这块碑石刻有奇特的古篆字,字分9行,共77字。相传4000多年前的洪荒时代,天下被淹没洪水 之中,大禹为民治水,到处奔波,疏导洪流,竟“七年闻乐不听,三过家门不入”,最终制服了洪水,受到百姓的尊重。传说大禹曾到过南岳,并在岣嵝峰立下了这 块石碑。东汉赵哗《吴越春秋》就记载了这一传说:“禹登衡山,梦苍水使者,投金简玉玉字之书,得治水之要,刻石山之高处。”唐代韩愈为此登临岣嵝峰寻访禹 碑,虽未亲见,却留下了“蝌蚪拳身薤叶拨,鸾飘风伯怒蛟螭”的诗句。1212年(宋嘉定五年),何致游南岳,在岣嵝峰摹得碑文,过长沙时请人翻刻于岳麓山 颠。宋以后,碑被士所掩。明代长沙太守潘镒找到此碑,传拓各地,自此禹碑名闻于世。明杨慎曾撰禹王碑释文:

  “承帝日咨,翼辅佐卿。洲诸与登,鸟兽之门。参身洪流,而明发尔兴。久旅忘家,宿岳麓庭。智营形折,心罔弗辰。往求平定,华岳泰衡。宗疏事裒,劳余神。郁塞昏徙。南渎愆亨。衣制食备,万国其宁,窜舞永奔。”

  据学者研究,这篇碑文既不同于甲骨钟鼎文,也不同于籀文蝌蚪文,很难辨认,杨慎释文也只是一说,难作定论。加上我国历代碑石中尚无夏禹时代的实物例证, 因而此碑很可能是后人假托而成。但韩愈所闻,何致翻刻却是事实,所以即使是唐宋时所刻石碑,也已是千余年前的珍贵古物了。明清两代,吟咏禹王碑的诗词很 多,有朱翊銮的《禹迹亭》、崔应科的《禹碑》、石公荫的`《登禹王碑憩望》、沈一揆的《禹碑》等等。大都表达了对大禹治水功绩的敬仰和对碑文难以认释的感 叹,如沈一接的诗云:

  “平成绩奏几千年,石壁遗文尚宛然。岂是后人偏好事,应知古圣示心传。龙蛟影动云烟乱,珠露光凝日月悬。愧我读书无万卷,空来拟议未能诠。”

  现在全国各地有10余处禹碑,据说都是由岳麓山禹碑复刻的,由此也可见它的珍贵。

  岳麓山除禹王碑外,还有一块著名的碑刻——麓山寺碑。碑高近3米,宽1米多,由唐代著名文学家、书法家李邕撰文和书写,黄仙鹤刻石。碑额篆书“麓山寺 碑”4个大宇,碑文共1400余字,骈散文体兼用,叙述了麓山寺自晋泰始(265-274)年间建立至唐开元(713-741)立碑时500年间的兴废修 葺、历代禅师宣扬佛法的经过,以及岳麓山的佳丽风光。

  李邕,扬州江都人,史书记载“邑之文,于碑颂是所长”。由于他任过北海太守,人 称“李北海”,所以这碑又名“北海碑”。李邕撰写的此碑碑文为行楷书,词句华丽,字体秀劲,集汉魏碑铭之长。在李邕一生书写过的众多碑铭中,以麓山寺碑最 为精美,碑的背面还有米芾等宋元名家的题名,因而历代书家都将它视作珍品。由于此碑的文采、书法、刻工都精湛独到,所以人们又称它“三绝碑”。“三绝碑” 在我国古代碑刻艺术中声誉很高,碑字用行书是此碑新创,笔力雄健浑厚,后起书法大师,如苏、米芾等都沿袭其法。元代书法大家赵孟自言:“每作大字一意拟 之”。自古至今,许多著名文人游览岳麓山时都特意来观摩此碑,宋代的张、明代的李东阳等都留下了吟咏它的诗篇,可见其对后人影响之大。